2017年5月28日 星期日

一些常需用到的連結 (備忘及參考用)

SBS  官網 PD note 《我的野蠻女友》(韓語:엽기적인 그녀)
http://program.sbs.co.kr/pdNote/pdNoteEnd.do?pgm_id=22000010352

KBS 官網《七日的王妃》
http://www.kbs.co.kr/drama/7days/behind/wallpaper/index.html


2017年5月26日 星期五

《君主-假面的主人》劇情隨筆: 第11-12集 [男主崛起]

第11-12集總算男主總算開始像個人物, 展開和邊首會的正面對抗, 有點鬥智的味道, 劇情精彩起來. 沒有仔細敘述過程, 但男主當上了包袱商的頭領, 這是不錯的發展, 有了跟反派一鬥的位置.

對於大木急著向大小商人們收回借出去的錢, 原來是囤積了大量的銅,  準備強取五年前被大妃阻止的鑄幣權. 朝鮮的銅大多由倭國進口, 而海賊搶劫運銅船,  應該也是賣給邊首會, 或者根本是大木勾結海賊所為. 男主要巨商借錢給西門市場小商人, 由於花君介入, 輕易達成. 他還打算不用常平通寶,  而以棉布交易, 也算釜底抽薪, 不過恐非長久之計.

對於男主不認加恩, 反而對花君大方承認, 還是難以理解, 當然劇裡是說擔心加恩想起父親的遭遇, 那難道永遠不認了? 還是等他打敗大木奪回寶座? 其實以人設而言, 花君的角色較為豐滿, 12集也刻意加強她和男主的互動, 由男主拉她上船, 為她蓋上衣服, 到為了躲避她父親羽才(男主竟然還不知她的身分!), 兩人親密躲藏, 有意無意的撩人, 難怪她更加陷入. 當然設定一定是她單相思, 但就像 <師任堂> 的男主一樣, 無意的撩人, 導致女二深陷, 到最後就是因愛生恨, 轉黑也是情有可原.

男二異線的部份, 也多了些描述, 這幾年來他顯然還是受大木毒藥控制, 難得發威釋放偷水的罪犯, 也被迫低頭, 差點自盡. 還好因此收了一個可靠的侍衛(賢實), 算是有了自己的人馬. 這裡有一點比較奇怪的是, 大妃似乎不知道他是冒牌的! 照理講, 右相是大妃的人馬, 不是應該告訴她這個重要信息嗎?

加恩請武夏引進內醫院進獻藥材, 只是為了進溫室找楹嬪說的那個罈嗎?  倭館裡名妓梅窗登場, 蒙面去偷大木兒子東西的就是她吧? 花君應該不會去偷自己父親的東西. 男主慢了一步, 兩人怎麼會成為朋友呢? 等待下回揭曉.

這兩集順利開展, 有了說故事的感覺, 比前面十集急進的鋪陳精彩多了.

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君主-假面的主人》劇情隨筆: 第9-10集 [五年匆匆]

第9-10集快速地過渡到第二階段, 第一階段的重要角色王、楹嬪和禁軍別將紛紛隕落. 花君助世子假死逃生 (這橋段似曾相識), 而大木立異線為傀儡朝鮮王, 令人稍感意外的是中殿態度強硬, 搶得垂簾聽政的權力, 原來她娘家不簡單, 可是最高武人, 擁有全國半數兵權, 大木竟也讓步了.

至於男女主一貫的熱血和白蓮花, 智商增長有限, 編劇對這五年的安排也未盡合理, 世子部份追隨包袱商頭領, 學習商務, 竟還要借錢去幫不相識的人辦喪禮, 這不是白蓮花是什麼? 不是該臥薪嘗膽, 徐圖再起復仇嗎? 心用到哪裡去了... 加恩(看到漢字該正名了)協助被驅離住處的流民建立村子, 說要做生意, 竟然也給做成了, 作生意有買有賣, 除了加恩的藥丸, 可以說是學醫有成,  其他流民竟然也有貨物可賣, 沒有賠光借來的錢. 而且安排揚水廳借他們錢也是牽強, 借錢給身無長物的流民, 那是佛心呀?

好吧, 五年後, 似乎時間過了, 所有人都沒什麼改變 (除了異線的妹妹小瘪瘪長大了!), 異線仍然軟弱, 大妃被逼還政 (是不是遲了兩年?), 大木五年沒做壞事, 還到處借錢給百姓, 現在又爆發了, 要求半個月內還錢, (其實欠債還錢, 天經地義, 似乎也沒收高利貸, 已經算行善了), 難道現在不怕大妃的兵權了?

由於加恩也借錢了, 劇裡安排她去找包袱商頭領求救, 不知怎地又被帶到揚水廳了, 而世子剛好在場, 該是英雄救美的典型橋段上場了.

這兩集最高興的是看到古裝老戲骨李在勇上場, 演的包袱商頭領, 看來是重要角色,  恰恰可以彌補年輕演員的不足, 不過據說他是特別出演, 難道沒幾集就要下車? 劇情該要正式展開了, 希望能改善一下整體浮躁的氣氛, 給男女主增加一點智商. 就算是愛情故事, 正反派的智謀相當的權力鬥爭, 也是必須的, 想用大木的單純暴力來煽情, 未免把觀眾看得太單一化了.  這劇畢竟不是只有演員粉在看的.

2017年5月19日 星期五

《君主-假面的主人》劇情隨筆: 第7-8集 [欲振乏力]

第7-8集持續發便當和虐官配和男二異線, 王試圖反撲, 終歸失敗. 主線劇情大致為: 庶尹終究在眾人圍觀之下被假世子處斬, 世子自責不已, 得到友寶的新視線啟示, 決定和異線互換身分去體察民情,  王也在祈雨成功, 認為是上天旨意下同意了. 世子還去向大木送花下挑戰書 (熱血但不聰明), 並送日月玉牌當信物給佳恩, 邀她同行. 然而佳恩發現世子給庶尹的指令, 去宮前抗議被抓 (還是熱血但不聰明). 還留下信物和一封離別書給世子, 讓他忘了她. (最後有一段說"我若回來願共此生", 看不清楚是不是信中寫的? 還是寫信後的自語?)

重頭戲的入團儀式, 王隱瞞了世子真實時間, 讓異線代他去參加, 而且命令禁軍別將攻擊, 然而異線被逼喝下罌粟毒藥, 攻擊卻告失敗, 大木率眾攻入宮中, 同時楹嬪也中毒身亡. 此時, 世子竟然還回宮想救王! 被大木識破真面目, 一劍刺入王的腹部, 眼看沒救了.

一些旁支還是值得談談的: 友寶去找大木指責, 原來大木當年也是受到權力迫害的忠狗, 得到友寶的啟示, 才有今日的大木, 當友寶說他跟迫害他的權力者沒兩樣, 他也直認無諱, 使得友寶無言, 只好說大木當狗不當人! 世子在溫室跟異線說當世子跟任何人都不能交心, 這跟當皇帝當王, 稱孤道寡其實沒兩樣.

沒想到王這麼快就要領便當, 那麼這劇要進入第二部了嗎? 或許下集就是五年後! 楹嬪死前跟佳恩提到溫室的大罈子藏著什麼東西, 看來是個重要的梗. 演到現在, 完全是邊首會惡魔當道, 正派人物除了友寶, 都只有衝動和熱血, 沒什麼智謀, 而友寶顯然也沒什麼力量, 感情線也逐漸淡化, 這情形令人喪氣, 期待能儘快能有所改變.

2017年5月18日 星期四

《君主-假面的主人》劇情隨筆: 第5-6集 [道消魔長]

第5-6集劇情趨於單純, 如預期地演出必須的虐世子虐佳恩的橋段, 邊首會大木的手段比預期的還要激烈, 殺了證人, 殺了替身, 殺了千秀, 還要世子親手殺掉佳恩之父庶尹韓圭浩. 整集氣氛壓抑, 有了當初看《秘密之門》時的感覺, 這劇的王更顯得懦弱無能.

女二花君也有不少戲份, 積極的向大木, 雨才, 中殿表示要當世子嬪, 還要了第一殺手坤當生日禮物, 表示要守護世子, 和世子共騎前往刑場的一幕, 看得出她樂在其中.她在和大木的對話, 也顯得蠻有想法, 說的話大木也聽得進去.

佳恩之父庶尹韓圭浩,  原來是當年王提拔要當世子的臂膀, 沒想到世子操之過急, 反而讓他犧牲了, 雖然保住了參軍朴武夏, 看來還是損失鉅大. 友寶似乎較看得出形勢, 知道邊首會的強大, 不過目前也沒什麼作為.

上刑場殺庶尹的假世子, 應該是師友青雲吧? 不過佳恩可能不知道, 所以一定會誤會世子一長段時間, 就是虐的由來.

這兩集劇情還是緊湊, 但其實有點狗血煽情, 便當發得很快, 期待後續劇情能更加合理精采.

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逆賊:偷百姓的盜賊》劇情隨筆: 第30集大結局 [善惡有報]

第30集大結局算是中規中矩的, 沒有太大的反轉, 善惡終有報, 大團員的結局. 編劇也給了每個主要角色合理的審判:
1. 張綠水: 雖然吉童試圖救她一命, 她還是選擇當國君的女人, 一心求死, 在街道上被圍觀的群眾亂石砸死, 也符合歷史上的說法. (雖然沒到一滴血)
2. 月老歐: 跟著綠水遊街, 應該也死了.
3. 尚傳子猿: 送走燕山後試圖自盡, 被吉童救下, 讓他選擇投奔與否.
4. 燕山君: 成為廢君被流放, 在被吉童指責犯凌上之下瘋狂而亡.
5. 正鶴之母(參奉夫人): 染病被送到亂葬崗, 在正鶴陪伴下死亡, 她似乎並不認為自己是錯的, 還在怪吉童.
6. 正鶴: 開宮門沒當上功臣, 繼續當奴僕被虐, 在其母死後, 試圖殺主母下獄, 吉童來訕笑, 其實不厚道.
7. 玉蘭: 中鏢輕傷, 認了莫離當哥哥, 兩人跟著吉童幫過日子
8. 莫離: 吉童邀他入夥, 依玉蘭之意, 終究答應了.
9. 宋公: 試圖操控朴元宗掌權, 被吉童識破, 讓朴元宗燒了行錄, 讓他獨居, 被吉熊斥責後, 自盡身亡.
10. 平城君朴元宗: 得勢後貪污淫亂, 被吉童幫出面警告後, 不久病亡.
11. 佳玲: 寫完洪瞻地傳, 準備生老三. (講故事時, 還以為那堆小孩都她生的...)
12. 吉童幫: 在山寨過著消遙的日子, 需要時還可以去伸張正義.

最後吉童和佳玲恩愛的談話那幕, 的確感覺不錯. 這劇算是完滿結束了, 收視也創新高.

2017年5月16日 星期二

《逆賊:偷百姓的盜賊》劇情隨筆: 第29集 [邁向反正]

第29集不出所料把吉童幫和中宗反正連結起來, 為大結局鋪路. 為了脫離逆賊之名, 吉童選擇做真正的逆賊, 拉下燕山君. 這時的燕山君已形同瘋狂, 宋公見已經扶不起燕山君, 說服朴元宗去解決危機, 然而吉童態度強硬, 直言只有拉下燕山君才能避免兩敗俱傷. 於是宋公鬆口了, 決議賭一把, 成王敗寇, 要朴元宗去和吉童談判. 吉童說會支持反正軍, 但會盯著他們. 於是朴元宗結合其他大臣揭竿反正, 迫燕山君交出玉璽.

這個過程算是合理的揉合了歷史和創作, 吉童幫是虛, 朴元宗是實, 朴元宗之妹升平府大夫人朴氏(月山大君之妻)的確傳言被燕山侮辱而死, 吉童堤到的世祖反正(一般說靖難), 其實是宮廷鬥爭, 首陽君篡位侄子的王位, 意思不一樣. 中宗反正的主因, 應是燕山想要啟動第三次士禍(丙寅士禍), 把大臣們逼反了. 攻入昌德宮(當然不是正鶴開的門), 逼燕山君交出玉璽, 是以慈順大妃 (成宗王妃, 晉城大君生母, 燕山養母)的名義進行.

至於佳玲沒死也是預料之中, 既然當場沒死, 再把她演死了, 根本沒必要. 而且這編劇的前作給人的印象都是不會悲劇. 這集演出玉蘭和黃衣宮女白蓮, 似乎也沒必要.

倒是最後陪伴燕山的三個人, 顯得有情有義了. 尚傳算是忠僕, 一心為主子, 綠水堅持她的選擇,  月老歐特地趕回去陪綠水, 三人都知即將到來的下場, 也鎮靜如常, 不慌不亂, 沒有臨陣脫逃. 燕山就像被寵壞的孩子吧. (歷史上綠水和子猿可是幹了不少壞事的)

今天播出大結局, 已經可以看出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結果, 會再反轉的不多, 宋公顯然還是要被制裁, 正鶴莫離應該沒事, 燕山綠水必須跟著歷史走, 吉童幫預計還是要退居山林或海外.